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!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广州侦探网 > 新闻资讯 >

广州侦探调查『恋爱2000天,她在心里凿个洞』

广州侦探调查『恋爱2000天,她在心里凿个洞』她笑了,打哈哈道:“你懂啥,我们这叫一个是太阳,一个是月亮,白天永远不掺和夜的黑。”可笑着笑着,那笑容又分明凝固了。冷冷的,寂寂的,像悬在枯枝上的孤月。广东的十月明明不冷,我却清楚看到她打了个寒颤,不自觉地抱紧双臂,又以极轻微的幅度甩一甩头,仿佛那一甩,就能甩掉那些骤然潜入的遥远的回忆。“偶尔还是会想他吧?”我问。她索性仰面躺倒,懒洋洋地卧在沙发上。多年好友,听过彼此无数心事。关于她和他的故事,我大概是除当事人外,所知最多的。一见钟情。早在十数年前的大学时代,恋慕的种子就悄悄萌芽。他在她心里那么那么好。乐观开朗,永远是笑吟吟的样子,跟谁都能开两句玩笑。善良温柔,即便是跟班上最孤僻最难处的同学,也能释放足够善意。那样的白衣服,那样的自行车尾,那样的细长手指

那样的疏朗身姿,是即便多年后、幻灭后、破碎后回首,霎时间依旧如临其境般的37℃和煦与明媚。
说是神明也不为过吧。如斯珍视,如斯珍重,如斯珍贵。而后有那么一天,一个奇迹般的午后,她拎着一袋水果走在大学的校园里,提手突然断裂,水果散落一地。一个男生从后面走过来,弯下腰,一个一个地,跟她一块儿捡起来——是他。四目相对的瞬间,眼神触电一般碰撞,而后灼热地,收回。要不,我送你回去吧。”她听到心中的鼓点,一下,一下,一下赛过一下。她快被这鼓点震聋了,然则,还是没有错过那句更为振聋发聩的:“我很开心,如果可以的话,真希望每天都可以陪你走回来……”苍天啊。她那惴惴的,不可直视的,光芒耀眼的少年,竟从她为他建造的金殿上走下来了。向她走来。她只觉得自己要死了。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。她简直不会呼吸了,一个人的十八岁,幸运到抽中一张“如愿以偿”的大乐透。他的笑他的好他的体温他的只言片语,他的一切一切都令她高烧。
恨不得一夜白头。恨不得光阴静止。恨不得就死去又活来。恨不得像两抔陶土被丢进同一个窑。恨不得此生此世、生生世世。就那样吧,燃烧吧,十几岁的少男少女,任由爱意将自己燃烧吧。烧成灰,烧成琥珀,烧成化石,烧成区分不开的粉末,烧成漆黑地底的坚硬岩层。后面的故事又陷入老套。她发现他没那么好。青春期男生,都懂的。幼稚,无聊,不合时宜的玩笑,还有无从驱赶的惰性。玩不完的游戏,逃不完的课,丝毫不懂为未来打算,不经大脑的说出来能把人噎死的话。啪,神明从神台上摔倒,摔得粉碎。他们终于也开始争吵。为没有一声“晚安”就匆匆扎入游戏再也寻不见人争吵。为明明说好九点的约会,却睡到十一点还没有出门争吵。为旅行途中毫无规划的抓瞎和半路坏掉的行李箱争吵。
甚至为一件衣服争吵,为一杯酸奶争吵,为两块钱公交车费争吵,为校门口不干不净的臭豆腐争吵,为大三的挂科、大四的实习争吵冷战,热战,拉黑又和好,又再冷战,再热战,再拉黑再和好。周而复始,始而复周,每一次都像是走不下去,可每一次,又都走了下去。有一次是在公交车站,不记得为了什么起了口角,你一句我一句,彼此都没有退让,他忍无可忍转身就走,她站在原地大声厮喊:“分手!我要和你分手!”他恍若默认了,依旧闷头向前走。可就在她以为“完了”的时候,他又回过头来,向她伸出手心:“我钱包在你那里,你倒是给我两块钱搭公交车啊还有一次,就在人来人往的夜市街头吵起来,许多难听的伤人的话从嘴里吐出,子弹一般扫射到对方身上,四周的人群都往这边打量,那场景真不好看。她气急败坏想要逃离,偏偏被不知从哪里冲出来的,一个玩滑板车的孩子撞倒。
啪一声,整个人摔在地面,坐骨传来一阵难忍的钝痛。他赶紧过来扶起她:“怎么了,摔到哪里了,要去医院吗?”她痛得眼泪鼻涕一块流,却还犟嘴去推他:“不要你管。”他长叹了一口气,不顾路人的目光,将她紧紧搂进怀里:“我的错,都是我的错,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就这样拉锯似地纠缠了七年。七年,两千多个日夜,广州侦探调查一对少年最好的青春,一个人一生中最轰动最冲动最悸动的年华。悉数交到彼此手中。拉黑联系方式,搬出同居的房子,往彼此心窝里捅刀,愤怒地,绝望地,崩溃地,冲对方破口大骂:“你怎么不去死,你死了,我就解脱了。”可无论如何,就是分不掉。一次又一次,用尽所有方法,可就是有那么一点火苗,涌动着,残喘着,在眼看无可挽回的破碎关头,又一次将灰烬点燃、捂暖。那一年的夏天,向公司递交申请外调,连同工作学习七年的城市,不要了,通通不要了,只求一缕新鲜的空气,一点点解脱的可能。只因太痛了。任何一个谈过长跑恋爱的人,大抵都能明白那种痛。呼吸都会胆颤的痛,提及都会血液倒流的寒,全身上下,遍体鳞伤,鲜血模糊。
不看了,不提了,任由它们结痂吧。在陌生的城市,重新生活,重新自由,重新结识新的男孩,重新拥有心跳加速的爱情。人这一辈子很快的,弹指一挥间,又是好多好多年。“所以,他真的一次没有联系过你吗?”我曾经问过她。“不,他打过一次电话,没等我接通,就挂了。”她淡淡地道。“大概分手快一年的样子吧。”不等我发问,她又补充道:“后来我才知道,那一晚,他父亲去世了。”我不知道说什么好,也不知道什么鬼迷了心窍,竟然问出一句:“所以,是没有一点点可能了吗爱耗尽了,恨也耗尽了,可以燃烧的,早就燃烧成灰了。但凡还有一丝可能……但凡还有一丝可能,也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。“那你呢,你联系过他吗?”我以为得到的答案一定是否定,没想到她却说:“其实,有过一次。”“大概分手一两年的时候吧,得过一场很严重的抑郁,有一天看完一部文艺片回来,突然就觉得活不下去了,就在路边给他打电话。”也是茫茫大雪中,第一心念能够想到的,最接近温暖的人。可就是没法在一起了。永远永远永远没法在一起了。
这世上的事就是这样操蛋。由爱生恨,从可能变成不可能,从一生挚爱变成最熟悉的陌生人。陡然间想起《十八春》里,张爱玲写顾曼桢和沈世钧多年后的街头重逢。“世钧,我们回不去了一切终究陷入宿命,无可挽回。于是便有了开头的场景,两个人心照不宣地,避开所有彼此可能出现的场合,断绝一切死灰复燃的可能,彻彻底底地,绝缘于对方的生活空间。“是在怕吗?”怕那种痛,再卷土重来一次?“也是,也不是……”她淡淡地解释道:“其实更多的,是记打记疼了。太痛了,那几年过得太痛了,斩断手臂那样痛,烧伤烫伤那样痛,平白忍受了那么多苦楚,总不能白挨吧。”“我们的爱若是错误,愿你我没有白白受苦”,李宗盛的那句歌词,我此刻才领悟。广州侦探调查在穷尽一切可能的七年里,在一次又一次的和好与分手中,在至亲去世的难熬年月,在抑郁无助的痛苦瞬间,在那么多孤独深夜抵抗的寂寞流过的泪
上一篇:广州侦探『为什么你没嫁有钱人?』 下一篇:广州市私家侦探『跟有钱人签婚前协议:如何博